10万一晚的天价房背后:三亚春节酒店市场真那么火爆

10万一晚的天价房背后:三亚春节酒店市场真那么火爆

在丽江打人和宁波老虎事件持续霸屏的当下,凭借吸睛的天价房新闻,一向话题性十足的三亚在这个春节同样引发了舆论热议,并再次登顶多个旅游目的地人气排行榜。

根据携程发布的春节前一周酒店预定数据统计显示,除夕当晚,亚龙湾瑞吉海景别墅酒店(660平的两居海景泳池别墅)标价98888元/晚,为当日最高。而对比同日同档次的其他酒店,售价却均不在一个级别——例如悦榕庄最贵的要64000元/晚,而丽思卡尔顿套房在2万元左右。

这样的涨幅,似乎不太符合实际的需求状况,因为根据三亚几乎同时发布的统计来看,彼时的酒店客房预订率为58.12%,比去年同期还下降了2.44个百分点。而更加怪异的是,当黄金周过后再次查看部分高端酒店的预定情况,形势却出现了大逆转。

以2月7号为例,瑞吉酒店海景泳池别墅在携程上售价,已从10万/晚降至不足25000元/晚,而部分同等级的其他酒店售价却反差明显:丽思卡尔顿酒店的华海居(252平的两居室海景别墅),当前高达近3万/晚;红树林度假酒店总统套房(257平),标价已经接近4万/晚;身处太阳湾的柏悦酒店,其主席套房(240平)更是直逼11万/晚。

如此诡谲的房价涨跌让人有些看不懂。是上述的酒店房型除夕夜售价其实更高,但当时并未在携程售卖因而没有价格展示?还是说节后错峰出游的热度远超黄金周、且部分高端人群就认准了同区域同星级的某家酒店房型?亦或地方受舆论影响进行过价格干预,但“按下葫芦又浮起瓢”?

真实的供需状况到底是怎样?某些游客的案例或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。

“南山景区门口的一家客栈,我初四晚预定到了初五的房,到店发现是挂牌价的一半。”刚从三亚自驾游回来的游客张天爱(化名)在谈到这一情况时,仍然感到些许诧异;而在那家瑞吉酒店所处的亚龙湾,某游客大年初三当天要入住某五星级酒店,嫌平台上超3000的预订价太贵,辗转联系上某包房商,直接以1200元/间拿下。

“三亚春节期间酒店资源比较稀缺,正是赚钱的时候,实现利润最大化是他们的目标。”业者李易峰(化名)谈到,在市场上不断有人找房,或者平台数据显示有查询预订高频更新的情况下,包房商会格外珍惜每间房的售价。“如果低于预期的售价下限,包房商宁可攥在手里,也不会轻易出售,扰乱整个价格秩序。”

按照李易峰的观察,基于信息的不对称,渠道多元带来的价格体系混乱,实际上还是表明需求并非报道上那么旺盛。“不同于OTA上超高的标价或直接显示为无房,整个春节期间,我认识的三亚几家大包房商基本每天都有在甩房,价格跟OTA的标价低了几倍。比方说平台标价4000多的海景套房,从包房商那里1800就可以拿到。”

“毕竟当地高星酒店的供应还是处于过剩状态,且还不断有新的增量在进来。”李易峰谈到,或许是受这去年春节三亚酒店业下滑的影响,挺过来的包房商在策略上不致于太过激进,部分偏向于“见好就收”。而与之相符合的是,关于今年黄金周三亚的酒店市场行情,携程旗下的众荟信息在年前做过预测,在真实的供需对比下,房价涨幅比较乏力。

众荟此前预测,在三亚酒店供应量增长11%的情况下,春节期间全市的平均房价不会突破去年同期;由于地区五星级酒店供给的年增长率达到10.21%,预计今年春节平均房价与去年同期持平;而聚焦到亚龙湾,在需求量持平情况下,受地区酒店供应量增长5.15%影响,春节假期和后一周房价与去年同期相比缺乏上涨空间;截止到1月2日观察,春节假期一周内五星级酒店已预定的平均房价下降10%,仅有1天达到3000元,而去年同期连续4天超过3000元。

如果说这份与网上报道“热度”不相符的报告过于宏观,那聚焦到部分住宿业者的营收实况,同样与该基调大致保持一致。

“简单讲,今年春节我们店的房价和去年相比变化不大,但入住率稍微差点。”这是三亚某经济型酒店业者的粗略感受;“入住率差不多,但价格没有往年高;去年春节我们房价在600~750之间,今年定价550;去年初七掉价,今年初六就把价格调下来了。”三亚某海景度假公寓业者则是提供了更细致的数据对比;

当然,这样简略的抽样很难称得上严谨,以此来印证真实的市场状况可能也不够有说服力。而根据三亚市旅游部门节后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春节黄金周三亚接待旅游人次达到近96万人,同比增长14%;过夜游客近82万人,同比增长近15%;旅游饭店开房率为77.94%,同比提高4.35个百分点;

但有两个与之相对应的数据需要指出:2016年,三亚饭店房量供给增长了近13%;此外,以旅游地产闻名的三亚,2016全年新建商品房销售网签2.98万套,面积246.83万平方米,按照库存去化的比例,销售了7475套85平的成品房,相当于直接消化了近3万人的住宿需求——而单就这两者结合,实际上酒店和非标类住宿产品增长率已经超过16%。

在本地住宿产品增长率高于过夜游客增长率的情况下,三亚的旅游饭店开房比例仍然能够同比提高4.35个百分点,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怪异,平均房价对应下降才是合理解释;所以针对该天价房事件,部分业者对此的观点是:相较于定价策略,事件的营销成分可能更大。

“能卖出去自然欢喜,但从传播的角度讲,品牌曝光应该是主要原因。”李易峰谈到。

此前有海南住宿业者在接受TBO采访时曾坦言,宏观数据的向好与一线业者的实际感受落差较大。另一方面,在旅游目的地竞争已经全球化、消费者享有用脚投票权的当下,三亚于年前设置6000元(标准间单价)的售价上限等举措,也是希望通过规范秩序,重新赢回市场和口碑。

但最具人气目的地的评判依据是什么?10万/晚的天价到底是市场行为还是人为操控?在当前渠道多样化、且酒店在线渗透率仍然不高的情况下,仅仅依靠平台的房型标价,能否作为目的地火爆的直接依据?目前来看,似乎都是值得商榷的。

华明镇人的网上社区

有温度的故事有你有我

null

长按二维码,关注NewVFX影视

留言